夜长梦多

赵兰振

任务信息 有声书-文学名著

任务要求 每天1集 (每集20分钟) 演绎方式不限

招募人数 1人

发布方式 创建主播免费专辑

简介:南塘,一个充满禁忌的真实梦境,一个人群精瘦、生命野蛮成长的奇异之乡。只有站在南塘上时,你才能明白这儿是世界的轴心,万物都在围绕着她旋转不息。 瘫倒的权贵阶层,隐忍忧郁的少年,诡异凶猛的猫群,丰腴妩媚的女人,抖擞飞驰的麒麟……南塘层出不穷地繁育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物事。而她最伟大的杰作,便是复仇者翅膀。 翅膀生于疯狂时代,曾被无尽黑暗吞噬,对故乡怀着以牙还牙的决绝,却在成年后面对乡村的消遁死亡,眼见村庄被时光碾压,坍塌在地时,涌动出悲痛和惋惜。 没有人能和故乡一刀两断,除非死去。 作品穷尽乡村众生相,不惮世间的丑陋与朽空,泰然自若,公平无情。它带我们看尽人世衰老变迁,万物盛开凋敝,天地悄然洞开,炽热烈焰之后,世界归于平野,就像一切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展开更多

¥80/时
制作中
根据提供的海选素材,任选一段进行演播,时长五分钟左右,建议挑选包含对话情节的内容进行演播
当初的南塘可不是后来变成的那个样子:充满艳丽的恐怖,拥有一个我们无法知晓,却在我们也没有一点儿防备的情形下猛然显现一角的世界。那时候的南塘不过是一口普通的池塘而已,长三十丈,宽二十丈,一池碧水荡漾在平展展的田野当中,你不走近根本无法发现她。她像一位坐在新房里的新嫁娘,质朴、安静、清洁。她的岸坡又直又陡,铁锹打磨的形状与光亮完好保持了一年,等到第二年才消失殆尽。她隆起的岸堤当年没有长草,那些从地下挖出来的生土瓣子没有变成熟土,散发出与周围暗褐色的土壤截然不同的黄白色,像一群新坟簇拥着她。那些土单纯瘠薄,点缀着大小不等的砂姜和残碎的白色贝壳,看上去像天花病人的麻脸,连田野里随意挥洒的杂绿都不愿覆盖它⋯⋯从南塘诞生的那个春天开始,这种和每一口新挖池塘并无二致的平凡景象持续了四年。四年里人们没有发现这口池塘特殊的秉性,他们在这口池塘里淘粮食、洗澡,也利用这口池塘灌溉庄稼。但没有人想起养鱼,因为这儿是豫东平原,他们世世代代都是以耕种为业,土地才是他们相依为命的朋友,而水——他们既不屑一顾又害怕。水不能给他们冲来粮食,却能在某一年的涝季将他们眼看就要到手的粮食冲走。但某一年水懒得光顾本地时,他们眼看就要到手的粮食照样会灰飞烟灭。涝和旱是他们灾难记忆的主体,他们对水的说法一言难尽。 人们对南塘刮目相看始于四年头上的那个春天,一个喜欢打鱼但不喜欢吃鱼的村人——这种人被人们视为“二流子”——在南塘里撂了一网,他没有希望他的渔网能抓到什么东西,仅仅是因为无聊,他要在田野里胡乱溜溜,要找点事情做。他因为被视为二流子,所以可以偷懒,可以不去参加一些没有任何用途的集体劳动——比如把土用箩筐从一个地方抬到另一个地方,再从另一个地方抬回原来的地方,好为分发工分找到正当的理由。偷懒是所有二流子的通病,但并不是所有的二流子都喜欢逮鱼。人们送给这位看见水双眼就闪闪发光的二流子一个得体的外号:水拖车(即水蜘蛛,一种只在水面上奔跑的长腿蜘蛛)。水拖车想着这塘清水已经在原野里澄了三四年,不会不生出几尾拃把长的鲫鱼片子。鲫鱼片子那玩意儿据说是蚂蚱的子儿生的,只要有水就有它的影子。水拖车盘算着南塘里鲫鱼的大小和体色,是黑鳞还是铜鳞,喜好藏身哪个塘角,他撂几网能够和鲫鱼们谋面⋯⋯这些活蹦乱跳的鲫鱼促使他躲开众人,在一个上午掂着他的破渔网径自去了南塘。他没有任何奢望,就是想试试手气,即使没有鲫鱼片子,他也不会失望。打鱼空手而归是平常,满载而归是反常。水拖车享受的是过程而非结果,他的心态无比优良。他到了南塘,绕着塘堰逡巡,并不急于撒网。等到他的侦察初步有了结果,他才慢腾腾踱下塘坡,在西北角撒网,他磨转身子,使出全身的力气朝塘心里哗啦撂了一网。他甚至都没有急于收网,停了许久才抖了抖网纲绳,缓缓地交替双手开始一把一把拉网上岸。他漫不经心地蹲在水边,泰然地眯缝着眼,用手倾听着他那张补了又补的破撒网走过水底的匆匆脚步声。突然,他蹲着的身子绷了起来,他的眼睛一下子变成了牛眼,瞪得溜圆。他绷紧的半弯的身子像拉满弦的弓。他忠诚的网纲绳激动得发抖,告诉他网住了大鱼。“这不可能,”他嘴里咕咕哝哝,“这不可能!”但网纲绳拉着沉重的网兜不慌不忙走了上来,接近岸边的时候网兜里发生了地震,接着水面绽放出愤怒而绚烂的白花。他网住了大鱼!那是条红鲤鱼,头有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的头颅那么大,眼睛死死盯着人,就像两片会说话的大拇指甲。它满身通红,分叉的尾巴像溅射的鲜血。水拖车没把这条红鲤鱼带回家,甚至没碰它一下。他拉它上岸,离水半尺就不再动作。他浑身哆嗦着,一点一点掂散网片,要不是舍不得他的网,他一定爬起来跑开。但他只有这一张破网,而这张网几乎等于他半条性命,比老婆儿子都金贵,是他打发漫长难挨时光的伙伴。“天啊,”他咕哝着,“我的天啊!”那条鱼太大了,身子差不多有一个大人那么长,他觉得一庹都庹不尽。它完全可以挣脱他的破网溜走,但上岸后它扑腾得并不怎么厉害,仅仅是听凭他给它解开纠缠的网片,有时动作一下看上去也是为了配合他不住发抖的双手,像一个被晚辈侍奉的老人。这是口新塘,水拖车心脏咚咚咚咚狂响着掰着指头算账:四年,才四年啊!天啊,哪里能有这么大的鱼,还是红鲤鱼!足足有四十斤。不可能!这不可能!!水拖车眼里有水,对鱼的估重绝不会上下差三两,那么就是说,这条鱼每年要长十斤,才能有如此的个头。这是一池瘠薄的新水,缺少养出大鱼的养分,一般野地里的池塘四年龄的鲤鱼能长成三五斤已经足天,而这条鱼却是四十斤。水拖车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震得他的头发懵手发抖,他颤抖着双手趔着身子小心翼翼解散网片,让大鲤鱼顺势一跃哧溜蹿入水中。 “你一定是在做梦!”第二天水拖车比比画画,在饭场里把这条头天钻进他网里的红鲤鱼讲给村人们听,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话。他平素胡言乱语惯了,傻瓜才把他的话当回事儿呢!水拖车急得抓耳挠腮,别人越不相信他越是躁动不宁,最后他一不做二不休,突然亮出了口袋里久藏不露的确凿证据:那是一片鱼鳞,有巴掌那么大,呈半透明状,下半部分红得滴血。“爱信不信。”水拖车像是在与人争辩,其实没有一个人想与他争辩。那片鱼鳞像是一面铜锣,比他两个手掌展开并一起还要大出许多,在树荫筛下的阳光斜照里一闪一闪耀亮。“网线挂着了它的鳞,”谈到他的渔网挂落了鱼鳞,水拖车有点心虚,话语染上了恐怖的黑颜色,“但我不是故意的,我的手那么轻那么轻,它一扑棱尾巴就钻进了水里。”大鱼钻进水里后,又在池塘的中央哗啦大叫一声跃上半空,水拖车看见了它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示威,但并没有真生气。可是他挂落了它的鳞!

展开更多

共计91
  • 一粒沙白_声动华夏 粉丝2892 1年前

    时间关系录得干音,可以更好的分辨音质和播讲水平,签约制作的话会加后期音效。请选我

    00:00/ 06:16
  • 卍正月初一卍 粉丝87321 1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04:37
  • 虎义山 粉丝17204 1年前

    专业的老师能听出我的简历

    00:00/ 01:10
  • xmlyhao 粉丝1585 1年前

    有才华……静候佳音!

    00:00/ 05:29
  • 巧姐喵 粉丝2292 1年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演播风格,希望巧姐喵带给你们不一样的听觉享受。不要错过我哦,点进细细倾听,发现不一样的风景

    00:00/ 07:14
  • 加答传媒 粉丝479 1年前

    时间太赶,只能是这样了。唉。

    00:00/ 09:58
  • 浩嘉奥 粉丝5 1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05:15
  • 琴岛万象 粉丝514 1年前

    感谢聆听。欢迎不吝提出批评和指导意见。期待合作。谢谢!

    00:00/ 05:48
  • lucky琦 粉丝5 1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请亲爱d给我一个机会啊

    00:00/ 04:59
  • 觉耳听课 粉丝66 1年前

    播讲人:青山;后期:时光;实力CV+精致后期;为觉耳Voice送选作品。

    00:00/ 04:05
1 2 3 4 5 6 7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