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枪影

郝岩

任务信息 有声书-文学名著

任务要求 每天1集 (每集20分钟) 演绎方式不限

招募人数 1人

发布方式 创建主播免费专辑

简介:抗战时期,怀揣爱国之志的青年高天行立身旧上海,欲凭一己之力抗日救国。高天行在一次行动中结识了行走江湖的任非常,两个年轻人惺惺相惜,结为兄弟,屡次与敌奋战,立下奇功。国民党和日方均想方设法收编二人。正当其时,共产党员江泮的出现,为两个年轻人开启了一盏指路明灯。然而,在各种考验面前,高天行与任非常二人渐行渐远,选择了不同的人生之路。以自我为中心的任非常虽有孔武之力,却终因自私狭隘的胸襟众叛亲离,成为民族罪人,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和幸福;而热血青年高天行在江泮的引领下,认清时局,辨明是非,完成了个人身份的转换和成长,走上了革命征程。

展开更多

¥80/时
制作中
根据提供的海选素材,任选一段进行演播,时长五分钟左右,建议挑选包含对话情节的内容进行演播
第一章 杀手是不能有朋友的,杀手和杀手之间,更不能成为朋友,违背了这两个原则,就等着无尽的痛苦纷至沓来吧。高天行不会想到,他今天早晨去接的这一单生意,无论对他今后的生活还是职业生涯来说,都是一个转折点。 叮当作响的有轨电车,把上海滩从沉睡中唤醒。街道上的热闹,是从小报童的吆喝声里开始的,每天这个时候,顶着西瓜皮一样乌黑头发的小男孩,会准时从霞飞路上长长的里弄飞奔出来,边跑边摇晃着手里的报纸,把当天报纸的卖点推送出去,今天,他吆喝的内容有些沉重:“快来看啊,看东北军分裂,王以哲身中九弹惨死家中……” 小男孩在大街上乱窜,差点撞到从黄包车上下来的高天行身上,他敏捷地躲闪开来,让小男孩跑了过去。不到三十岁的高天行,今天穿的有点老气,无论是身上藏青色的长衫,还是头上戴得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礼帽,都把他的年纪至少拉长了五岁以上,他得装扮得老成稳重一点,这样客户对他的信任度能增加不少。胡同口的那家名叫惜春的咖啡店,就是和主顾见面的地方了,他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看四下,这才推开咖啡馆沉重的门。 一进来,高天行便看到迎着门口的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衣着入时的中年人,正用锉刀修着指甲,这样舒适的人,是不应该一大早坐在这里的,他如果是今天的主顾,那托付的活计一定很重要,否则的话,他是应该睡到日上三竿才慵懒地睁开眼,在床上叫上一杯咖啡,慢慢地喝下去,再漫不经心地下床。高天行这么胡思乱想着,回手刚要带上厚重的木门,突然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带着风声扑面而来,他下意识地身子一闪,顺势双指一抬,一枚飞镖稳稳夹在了指间。没容得他弄清飞镖的来路,门后闪出的两个壮汉已经朝他扑来。高天行借力打力,抽身一躲,抬手把冲在前面的一个壮汉送出了门外。再一个回身,手中的报纸抽打在另一人的脸上,趁那壮汉扭头躲闪的一刹那,高天行跨上一步,胳膊肘重重击在壮汉的胸前,将其直接放躺在了地上。 修着指甲的中年人看着瞬间结束的一切,像是还算满意,他翘着兰花指,把手里的锉刀揣进衣兜,一脸笑靥地拍着手,有些娇嗔地伸出大拇指:“高兄果然好身手!” 有些娘气的这个中年人,绰号小白鞋,十多年前便仗着一脸好皮相,投身到上海滩上偏好男色的一位黑道大哥门下,几年时间,坐上了帮里的第二把交椅,没用上一年,头上的大哥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小白鞋顺理成章成了当家人。今天他亲自出马,是要看看花了大价钱辗转找来的这个杀手,到底是不是像江湖上传说的那般神勇。小白鞋接下的这个活计,出不得一点闪失。他喜欢这个杀手的名字,高天行,高天上行云,想想都觉得他一定是杀人于无形间的高手。刚才的小试牛刀,果然没让他失望。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打斗,让高天行有些不满,他知道这是雇主信不过他的本事,才摆了局来试探的。既然信不过,那就再让他们开开眼吧,高天行扫了一眼小白鞋,转身要走,几个大汉冲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高天行冷笑一声,一跃而起,三拳两脚就把那几条大汉打倒在地。小白鞋坐不住了,拿起桌上的一把短刀朝高天行刺来,高天行一个转身,夺过短刀,顶在了小白鞋的胸口上。 小白鞋早已经没有刚才装出来的沉稳,慌张地作着辑:“兄弟,误会,完全是误会。” “你我素昧平生,为何要置我于死地?”高天行质问道。 “高兄,这事要怪就怪我想一睹老弟的风采,误会了。” 高天行一把推开小白鞋,坐了下来,脱掉礼帽,露出一张俊朗的脸来,他冷冷地问道:“直说吧,白爷要关谁的灯?” 小白鞋一伸手,一旁的手下忙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高天行。照片上是一个小胡子的男人,西装革履,高天行已经猜到了几分。小白鞋让他杀的,是个日本人。 高天行把照片还回去,问道:“时间?” “明天早晨七点,上海北站!”小白鞋说。 高天行不再言语,拿起报纸朝门口走去。 小白鞋还在回味刚才的一幕,手下人提醒说忘了支付定金,小白鞋忙让手下追出去,把一根金条递给高天行,高天行瞅都不瞅一眼,只是冷冷地说:“杀鬼子,不收钱。” 高天行杀过各种各样的人,那些人都有一个相同点:都是恶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高天行不光拿钱,还要问善恶,善人他不会动,出多少钱都请不动他。只要得了这样的音讯,他还会设法通知要杀的人躲避出去。这次接到小白鞋这趟活,他开始是有些抵触的,后来得知杀的是日本人,这才应下了。高天行从心底里佩服那些打日本的好汉,比如报上被杀死的王以哲,尽管因为抓过蒋介石,很多人把关东军当作土匪,可高天行不这么认为。他始终只相信一点:兵也好匪也罢,谁打鬼子谁就是爷们。说到日本人,高天行的血就往外涌。他平生最恨日本人,恨不得把所有在中国土地上无恶不作的小日本全部杀光。 想到日本人,高天行的脑子里就会闪出那段让他痛苦的往事。高天行本是山东济南人,小时候,父亲开着一家镖局,威震江湖。当时镖局里有一百多号人,个个身手不凡。而作为镖头的父亲,却因为秉性耿直,得罪了日本人。民国十七年,济南发生了“五三惨案”。当时的中国,小鬼子屡屡挑衅,国军被逼还击。可是在交涉的时候,小鬼子竟然残忍地割去了前去交涉的蔡公时的耳鼻,然后又给枪杀了。短短一天,整个济南城就被小鬼子焚杀了一万七千多人。于右任先生为此还写下了十七字诗:此鼻此耳,此仇此耻!呜呼!泰山之下血未止! 那是冬天,镖局所有人倾巢而出,去乡下为外婆祝寿。本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却不想成为了高天行人生中最悲惨的一日。一百多号人披红挂绿,吹吹打打地来到城外的小树林边时,早已埋伏在树林里的日本人突然开枪,十几挺机枪从四面八方扫射,子弹像雨点一样密集。年少的高天行看到子弹射穿了父亲的身体和他胯下的白马,射烂了母亲坐着的轿子,射死了高家上下百十号人。除了高天行藏在轿夫的身体下面躲过一劫,其他人无一幸免。 黄昏的时候,高天行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他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他顺着小路一直走,一路乞讨,后来在火车站爬上了一辆煤车,稀里糊涂来到了上海。隐约记得父亲的一位旧知在杭州也开着镖局,高天行便找了去,念及旧情的师傅不仅收留了他,还把一身的武艺也传授给了踏实能干的高天行。镖局因为一次意外的失镖赔偿,再难维系下去,只好解散,高天行的一身好武艺,却被老客们记下了,有了什么冤仇,都愿找他来摆平,一来二去,他在江湖上也有了些名声。但是为人不知的是,高天行还有一份隐身的职业,是一家善慈学校的体育老师。 高天行已经记不清他到底杀了多少败类。这一次,小白鞋让他杀的是日本人,他有些兴奋。然而,此时的高天行并不知道,这次的刺杀,竟然是一个巨大阴谋的开始。 彼时的大上海,有两个年轻杀手名震江湖。一个是高天行,另一个叫任非常,是无疾中西医诊所掌柜任海龙的养子。高天行杀人要问个善恶是非,任非常却只管杀人拿钱,不管善恶情仇。在任非常看来,世界上没有好人与坏人的区别,只有该死的人和不该死的人。该死的人,他送他们上路。不该死的人,他与他们相安无事。 如果第一眼看过去,没人相信任非常会是个出手敏捷的杀手。他言谈之间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谁都觉得这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富家公子。因为出众的长相,任非常的女人缘极好。他时常和上海滩那些名门闺秀一起花天酒地,并且习惯于斜挑着脑袋,用鼻子尖看人。总之,这是一个目空一切又痞里痞气的家伙。 任非常的养父叫任海龙,五十来岁,曾是同盟会成员,早年在日本曾与日本黑龙会共同保护过孙中山和宋教仁。宋教仁遇刺之后,任海龙对国民党大失所望,自此便隐匿江湖,原来在沈阳开了家诊所,一年前因为杀了两

展开更多

共计85
  • 一粒沙白_声动华夏 粉丝3301 2年前

    这书读着很过瘾,有动作有场景有情绪……我会演绎的很好的。请选我吧!

    00:00/ 06:01
  • 林凡li 粉丝27603 2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07:11
  • 大鲲儿 粉丝15 2年前

    无后期试音干声,正式录制会有后期

    00:00/ 07:43
  • 虎义山 粉丝18506 2年前

    15年小说播讲经验,国内个人录音室一流软硬件

    00:00/ 00:55
  • 剧舞吧鬼面_九星 粉丝14913 2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04:02
  • 甄榕 粉丝3037 2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06:21
  • 朗慕_GZ 粉丝483 2年前

    可后期

    00:00/ 06:36
  • 夏小雪 粉丝74876 2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06:31
  • 浣墨2013 粉丝16 2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06:11
  • 飞扬吧CV 粉丝6222 2年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