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狮少帅 天天不休 著
¥80/时+10% 底薪+分成

有声书-都市生活

每天1集 (每集20分钟) ,演绎方式不限

创建主播付费专辑

狂狮少帅

内容简介

狂狮少帅
根据提供的海选素材,任选一段进行演播,时长五分钟左右,建议挑选包含对话情节的内容进行演播
001 血性足球环境下的孩子   一条浑浊的泰晤士河将伦敦划分南北,传统意义上南贫北富,东贫西富,或许这要怪德军,当年二战伦敦遭到轰炸,伦敦东区就是重灾区,一切变成了废墟,这里俨然被遗弃,也形成了东伦敦人坚韧不屈的精神品质。   1986年的奥德里奇-霍尔十岁,他就是东伦敦人,相较伦敦西北部出生的孩子,他显然没什么与生俱来的物质条件可炫耀,但在这片混杂移民的工业区生活环境中,他显然是幸运的,他的父亲阿瑟-霍尔与人合伙在这里有一个玻璃厂,规模不大,但足以养家糊口,特别是阿瑟有三个儿子的情况下。   奥德里奇的大哥巴奈特已经十八岁了,在阿瑟身边工作,看上去就是没有任何前途可言的玻璃装修工人。   二哥安德鲁只比奥德里奇大三岁,现如今还在上学,但怎么看,将来也会步大哥的后尘,成为蓝领阶层的一员。   奥德里奇人小鬼大,家里是卖玻璃的,所以晚上他总会偷偷摸摸在怀里揣着碎石头,然后趁着夜色昏暗把社区里一些移民开的餐馆或商店的窗户砸个稀巴烂……   夜路走的多,难免撞见鬼。   就在五月底,奥德里奇晚上出去打算故技重施,他的目标就是一间黑人新开的录像带店,这黑人小伙叫桑德,在东伦敦这个种族歧视最为严重的地方,哪怕桑德天生人高马大的模样,也必须要小心翼翼地经营生活,他打听过周边社区的情况,听到了有调皮捣蛋的孩子来砸玻璃的传言,于是他每天晚上录像带店关门后没有上楼休息,就守在黑灯瞎火的店里,虽然更多的是防范小偷强盗,却阴差阳错地变成了守株待兔。   “哗啦”   当一块小石头砸碎了窗户玻璃后迸射入录像带店之后,桑德在黑暗的店铺中爆发出一声怒吼。   这让在店外刚丢了石头正洋洋得意的奥德里奇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店里这么快就有反应,惊得他赶紧窜入街对面的小巷子中,慌不择路的他走进了死胡同,听到身后街对面的录像带店大门打开,他简直吓得半死,虽然他是东伦敦本地人,可这里的移民大多是集群而居,非洲的移民团结在一起,西亚的又是一伙......   若是光天化日,奥德里奇自然不惧,只要这里的白人看见黑人难为他一个小孩,不管认识不认识,自然会有人来帮他,黑人也不敢主动挑衅他们这些本地人,可现在是晚上,奥德里奇生怕自己落在黑人手里,到时候可就孤立无援了。   面对死胡同,奥德里奇十岁的身板身手矫捷,直接翻上高墙打算逃之夭夭,结果他心中惊慌之下,墙是翻上去了,却不小心跌落地面上,脑袋撞出了血,直接昏死在了墙的另一边。   桑德在街上跳脚大骂,引起了周边的动静,于是很快有人发现了昏死的奥德里奇,好心地将他送入了医院......   奥德里奇住院了三天,他的伤势不重,但是苏醒之后就变得茫然,沉默,甚至父母阿瑟和阿米莉亚加上两位哥哥巴奈特和安德鲁围在病床前,他都一言不发,甚至把头蒙在被子里不见人,一度让阿瑟心急火燎地找医生质问,是不是小儿子脑袋出了毛病,或者变成了一个哑巴。   实际上奥德里奇不但表面上迷茫,内心更是恐惧,没有人知道这十岁小孩的皮囊之下,有一个来自三十年后的灵魂,而且是无神论者华夏人的灵魂。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奥德里奇很快适应了一切,不知道为何会来到86年的伦敦,至少他没有牵挂,在华夏他就是孤儿。   三天后,奥德里奇出院了,霍尔一家在家中为奥德里奇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只是家人眼中对奥德里奇隐含忧虑。   从前活泼好动调皮捣蛋的奥德里奇,出院之后一下子变得斯斯文文安分守己起来。   这一点倒是没人去问,只当是奥德里奇吃一堑长一智,从墙上摔得头破血流,也算个血淋淋的教训,安分下来更好,能让大人少操心。   由于5月31日是墨西哥世界杯开幕的日子,伦敦的足球氛围并没有因为联赛落幕而下滑,相反,每个球迷都希望英格兰能够在世界杯上吐气扬眉,教训一下世界诸强,也算是变相地告诉世界:禁止英格兰球队参加三大杯是欧洲的损失,是世界的损失!   尽管禁止英格兰俱乐部参加欧洲赛事是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下达的命令。   去年的五月,海瑟尔惨案的悲剧让英格兰足坛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不光因为悲剧造成精神上的损失,更是影响了经济甚至是国家形象。   夜晚华灯初上,奥德里奇在两个哥哥的带领下来到了社区一间球迷酒吧,酒吧里面烟雾缭绕,气味难闻,但气氛十分高涨。   巴奈特随意地与认识地年轻人打招呼,安德鲁也有聊聊不多的朋友在场,而只有十岁的奥德里奇,显然与这里格格不入,没有一个相熟的面孔能够映入眼帘。   好在两位哥哥与人打过招呼后便带着他坐到了角落中。   奥德里奇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球迷们欢声笑语中的言谈,大多是关于比赛的,在这里,他们要么谈论社区所支持的球队狂狮米尔沃尔,要么谈论即将到来的世界杯,除此之外,偶尔能够听到狂帮温布尔登的谈论。   “流氓!”   酒吧中充斥着粗言秽语,奥德里奇听着听着就在心里对这些谈笑无忌的球迷有了一定认识。   他们不去谈论米尔沃尔的赛季成绩,也不展望下赛季的形势,他们谈论更多的是比赛之外的事情,打架,斗殴,挑衅对手球迷,如何令对手的球迷难堪......   难怪,英格兰东伦敦球队最为臭名昭著,两支死敌被誉为滋生足球流氓的摇篮:西汉姆联队以及米尔沃尔。   就如同利兹联的球迷不管过去多久,一直被认为是最极端地种族歧视分子。   聊着聊着,酒吧内有不少球迷开始推崇狂帮温布尔登。   实话实说,狂帮温布尔登在这三年创造了奇迹,完成了三连跳,下赛季将会出现在甲级赛场上,这绝对是值得称赞的成绩。   但是能够让米尔沃尔的球迷称赞,那自然和球队战绩没什么关系,最主要的是温布尔登的球员在球场上的表现,他们野蛮狂暴,甚至主教练就是灌输一种“上场打架”的思路,对于米尔沃尔的球迷来说,这才是最对胃口的比赛。   足球是什么?   对他们来说什么都不是!   足球最好是拳击和用脚的美式足球的综合体!   奥德里奇很难融入这样一个舆论环境中,他只能低着头在心中冷笑:狂帮温布尔登?   别看现在狂帮春风得意,甚至在英格兰刮起了一阵主流旋风,可后来94年缺席世界杯,多多少少是有着粗野打法被采纳导致出局的影响。   而温布尔登更是在未来众叛亲离,脱离了社区支持的英格兰球队,很难再有球迷基础。   “嗨,帮我参考参考。”   正当奥德里奇沉思之际,巴奈特拿着几瓶酒坐下,直接把酒瓶给了两位弟弟,最次的啤酒。   安德鲁和奥德里奇虽然还是孩子,可他们可不觉得喝酒有什么问题,两人目光投向了巴奈特放在桌上的纸张,上面是一份对阵表,详细地列出了墨西哥二十四支参赛球队。   巴奈特拿着一支笔在另外一张白纸上写了几个球队的名字,然后递给两个弟弟看,说道:“怎么样?冠军英格兰,亚军巴西,三四名是法国和西德。”   十三岁的安德鲁跪在作为上,俯视这四个球队的名字,拍手叫好。   奥德里奇则是迷糊片刻才恍然意识到:大哥要赌-球!   奥德里奇赶忙要制止,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这里是伦敦,大哥也成年了,一切都合法。   不过奥德里奇看着那四只球队的名字,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见到他这个表情,巴奈特轻笑道:“你干嘛这个表情?”   奥德里奇抬头看着一脸轻松的大哥,郑重问道:“你要赌多少钱?”   巴奈特收起笑容,低声道:“五百英镑,我攒了两年。”   两年前他就开始帮阿瑟工作了。

展开更多

共计97
  • 明月有声 粉丝79 1月前

    专业高效,也会后期

    00:00 / 00:00
  • 前方嘉路 粉丝3 1月前

    用心录每一句,会简单后期,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 小樂_key 粉丝358 1月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 小新耀辰 粉丝15 1月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 川普海哥 粉丝1 1月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 李千泽 粉丝1 1月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 189悠悠 粉丝128 1月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 淡淡的紫夜 粉丝31005 1月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 彷徨如风 粉丝398 1月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 梦幻与相思 粉丝182 1月前

    hi,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发送邀请吧!

    00:00 / 00:00
1 2 3 4 5 6 79 10 下一页